swag.

烈酒甜心(ABO/强强/伏特加x糖渍樱桃)

八大胡同保安队长:

❗️本文为成人向,慎入,文中内容均为虚构,请勿上升真人❗️




车的部分已替换为图片,大家久等了



我回来啦!最近他俩太甜了,只有开车才能表达我内心的喜悦~
祝阅读愉快,期待你们的评论和小心心❤️

p.s.让本家小黄人打了个酱油嘻嘻

黄明昊向来不喜欢这样的场合。
“嘿,黄先生,您要尝尝我身上的草莓糖么?”
在今夜第二十三次被喷着信息素香水的Omega拦下搭讪后,黄明昊感到自己的太阳穴不受控的跳了跳。
他瞟了对方故作媚笑的脸蛋一眼,眼神冷漠地好像在看什么没有生命的小物件一般,与那张带点和气的英俊脸旁显得格格不入。
“滚。”
黄明昊言简意赅地回道,一秒也不多留给对方,径直离开。
只留下那个面容姣好,散发着草莓糖果味道的女Omega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。
“什么嘛……”女Omega悄悄对着对方早已走远的被人皱皱鼻子“这家伙难道不看电视么?不知道现在最红的女Omega明星就是老娘了么!”
被誉为“国民宝贝”的女Omega做了个挥拳的动作,脸上显得有些不甘心。
自己还从来没被拒绝过哎!
然而片刻之后,呆那身影消失在了走廊尽头,她摇摇头,颇无奈地叹了一口气。
“虽然不近人情,但长的是真帅气啊!”

其实那个女Omega并没有说错,黄明昊的确不看电视,也不知道目前娱乐圈里最红的男女Omega明星是谁。
或者说,他从来都不懈关注那群靠着卖弄脸蛋和信息素的家伙。
作为黄家最小的儿子,与他那几个擅于玩弄娱乐圈里各色Omega的哥哥姐姐比,黄明昊是个彻彻底底的“怪咖”。
他醉心数学,天赋极高,凭借着生来的敏锐眼光,如今已经以十八岁的稚龄,一跃成为国内最年轻的风险投资人,用短短两年的时间便以个人名义荣登财富榜前五十名。
在他眼中,受信息素支配而沉迷于性爱,是一件极无聊的事情。
黄明昊看着酒会上,娇美的Omega们穿梭在眼中写满肉欲的Alpha之间,空气中各色信息素香水混杂在了一起。这样甜到腻人的味道并不能引诱到黄明昊分毫,只会让他对此嗤之以鼻。
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就是去克服本能,改变这个世界的,不是么?
他不屑地撇撇嘴,朝着装饰华美的回旋楼梯上走去。
尽管他自己恃才傲物,但酒会上的来宾们显然不这么想。这是黄家名下,国内最大娱乐公司的尾牙宴。所到宾客多为艺人权贵,名利场上,风月之事司空见惯。黄明昊自入场后一路无情拒绝掉多个出众Omega的事情显然已经在会场中引起了波澜。
“唉……我听人说他从来不标记任何Omega,只是玩玩而已,还想自己能有机会呢。”
喷着草莓糖信息素香水的女Omega此刻正坐在一个女Alpha的膝头,殷切地为对方喂着水果。
“哈哈,那你真的情报有误,那家伙从来不睡Omega的。”
女Alpha就着对方的手吃掉了一块南方香橙,拍了拍对方礼服之下饱满的臀部道。
“欸?为什么?”
女Omega疑惑地发问,同时递上了一枚剥好皮的葡萄。
女Alpha吃掉了那枚葡萄,舌尖假装不经意地舔掉了流到对方指尖上的汁液。
“因为他觉得你们Omega是只会出卖色相的群体,自然看不上你们咯。”
她耸了耸肩膀道。
“啊,那真的是,也太恶劣了吧!”
女Omega一副“你知道我们Omega也很努力么!”的愤愤表情。
“哈哈,那有什么关系,他不要你,正好便宜了我啊,小草莓糖~”
女Alpha说着,仰起头噙住了对方因为不忿而微微嘟起的双唇,果不其然,尝到了一嘴甜美的草莓味道。
放着满场诱人的Omega不玩,年纪轻轻却偏要做个洁身自好的“苦行僧”,真是不懂你啊,我的小弟。
女Alpha沉浸在那美好的甜蜜中,暗自心想。

二楼,巨大的会客厅将一楼一切的繁华隔绝在外。黄家现任家主,黄明昊的亲大哥坐在他对面,一面抽着雪茄,一面打量着他满脸不耐烦的小弟。
“大哥知道你不喜欢有人拘着,特意给你凑了一局,挑的都是模样好,还没被标记过的。让你来玩一玩,轻松一下就这么难么,Justin?”
黄新淳叹了一口气,特意用黄明昊的小名称呼他,语气活像个为哄熊孩子操碎了心的苦情老妈子。
在自己亲哥面前,黄明昊显然就没方才那么克制了,直接一个白眼翻了过去,也不顾他哥哥身边还坐着一个容貌出众的Omega,便轻“嗤”一声,不屑开口道:
“只是一群仗着脸蛋好看,用信息素肆意放浪的草包而已,说实话,我对此毫无兴趣。”
“嘿,你这是种族歧视。”
黄新淳身旁的Omega也不知是什么身份,抢在他开口前 辩驳道。
“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,事实上近一百年来,人类各种群对信息素支配脑神经的控制能力都有了显著提高,而平均年涨幅最低的,很抱歉,你们Omega独领风骚了一个世纪。”
黄明昊盯着那位Omega,操着公式化的语气,毫无感情的说完了那一连串的话。将对面的Omega震得哑口无言。
事实是事实没错,可是怎么经这人嘴巴一说就这么气人呢!
她气的简直想和这人打一架,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未婚夫,见对方一副看好戏的表情,还抛出一个 “你随意”的眼神后,她瞬间拥有了跟自己未来小叔子辩上一辩的欲望。
“那,那只是Omega受生物特征所陷而已!说什么控制能力强,会受Omega信息素催化而发情的种群不还是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Alpha么!”
她义愤填膺地道。
“哎哎哎,媳妇儿,你说Justin就说他,别让我连坐成么?”
黄新淳正想借自家Omega的“东风”,好好教育一下“Alpha种族主义”的小弟,就听见对方无情地把自己一道划进了“自以为是”的行列。
“你别插话!”
容颜姣好的Omega柳眉倒竖,瞪了黄新淳一眼。
“哦……”
黄新淳瞬间闭嘴,缩回自己那边抽雪茄去了。
黄明昊仍旧淡然地看着对面的二人,即使已经得知这个Omega是他活在传闻中的未过门大嫂,也依旧头脑清晰,条理明确地反驳道:
“是么?既然你说到生物特征,我倒是有一个问题,在已知人类种群均商相同的情况下,为什么政经两大领域的核心位置上站的都是Alpha或者Beta,又为什么现当代各大领域的科学家中,没有一个是你们Omega呢?”
黄明昊声调不高,口气却倨傲不羁,透着浓浓的挑衅。
这已经跟直截了当的嘲讽没有什么区别了,对面的Omega气的“你你你”了半天,见对方八风不动,一副“我说的都是事实”的欠扁相,愤怒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,朝着会客厅的大门跑去。
黄新淳一见自己媳妇儿让人气跑了,心里那个气,冲黄明昊丢下一句“你小子敢欺负你嫂子,你完蛋了”便匆匆赶着去追妻了。
“我只是实事求是而已。”
他小声嘀咕道。
到底是个刚成年的孩子,黄明昊表面看着仍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语气中却透露出一丝为自己行为辩白的孩气。
“话虽如此,却让人不尽信服。”
一阵含着笑意的年轻男声自黄明昊身后传来,让他不由惊了一下,连忙回头去看。
只见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立在会客室一角的通道口前,通道口有些晦暗的灯光在男人脸上投下了一块阴影,让黄明昊并不能看清来人的身份。
“你是谁?”
他连忙问道。
“我只是一个普通的Omega而已。”
男人从通道口走进了灯火通明的会客室内,明亮的灯光一下自照清了男人的相貌。
那是一个极其好看的男人,五官处处透着惊人的美丽。偏偏穿着得体,气度不凡,浑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趋炎媚意,反倒是有贵气自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。
就连平日对那群Omega凭容色行事最为不齿的黄明昊,也不由为对方的美貌怔愣。事实上,如果不是男人自报家门,他甚至无法通过外表来判断面前男人的种群。
比起Omega,这样的优雅自信使男人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儒雅的Alpha。
“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短暂的出神后,黄明昊迅速恢复了方才的冷淡,面无表情地问对方道。
与黄明昊的“面瘫”不同,男人倏然露出了一个矜持的笑容。他走到黄明昊的身边,礼貌的询问了一句“May I?”,在得到肯定后款款坐在了黄明昊的身旁,歪过头来柔声开口道:
“我的意思是,尽管你说的都是事实,但你对Omega种群的认识,显然太过狭隘。”
对方的声音虽柔,语气中却带着一种天然的距离感,看似亲切,目光却坚定不已。对方与自己靠的并不近,但黄明昊还是敏锐地嗅到了空气中那一丝属于眼前人的味道。不像信息素香水故作甜腻,也不似寻常信息素那般平平,而是一种若隐若现的,陌生的气息。
“这只是你身为Omega的自我辩解而已。”
他开口回道,却突然觉得萦绕鼻间的味道竟有些特别。
很甜,却清新,似是还微微带着些淡然的香气,他一时并猜不出那是什么东西的味道。
只见男人轻轻摇了摇头,鼻间发出一声轻笑,好像是老师面对顽劣学生一般,耐心回道:
“我不否认Omega在体力上具有天生的劣势,但在能力上,Omega不输于任何一个种群。你只看到那些政客大鳄是Alpha和Beta,但却忽略了一个事实,那就是选拔培养他们的人员也大多是Alpha和Beta。”
男人笑容渐敛,表情亦变得严肃了起来。
“近半个世纪以来,Omega在每年青少年组的世界五大常规学科竞赛中从未落空,累计奖牌获得总数更是你们和Beta相加的两倍。”男人漂亮的眼睛抬起,看向黄明昊时有着一种天然的威慑力。
那种威慑与其说是敌对双方互相指向的枪口,倒不如说像是玫瑰上鲜明的竖刺。
“黄先生大概不知道Omega在高中毕业后必须签订一项叫做‘倾向性优选’的文书吧?这封文书详细规划了各大名校向Omega开放的专业,几乎无一例外的都是文史、艺术种类学科,只有签订它之后,Omega才能获得考取Top10学院的资格。”
男人的唇瓣随着他的话语轻轻开阖,黄明昊不知为何,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那张带着鲜花色泽的嘴唇上。
“可Omega考取Top10学院会获得五十分的加分,这也是事实。”
黄明昊听到自己这样说道,可他的大脑却乱作一团。
这是……怎么了?
近在咫尺的清淡味道愈发浓郁了起来,有剧烈的甜香馥郁而起。
“此言差矣,看来黄先生平日真的一点不关注我们Omega种群呀。”
男人轻叹了一声,轻软嗓音中带着几分无奈地笑意。
“Top10学院中,所有的政经理工学科,是拒招Omega学员的。”
明明是在辩驳自己 ,可那声音听起来却是那样悦耳动听,黄明昊感到太阳穴突兀的挑动,体内按耐不住的燥热情绪争先而起。
什么情况……
“除非能在某个属于Alpha和Beta的行业凭一己之力有所成就,否则,Omega是没有发言权的。”
他直视着男人说话时望向自己的双眼,那么的优雅深邃,好像是温柔的漩涡,紧紧地,轻柔的吸去了自己全部的思绪。
到底怎么了……
“你到底是谁?”
黄明昊咬牙切齿,极力忍耐着心中的烦躁,蹙眉问道。
“一个普通的Omega而已。”
男人自如地探身从桌上的水晶托盘内拿了两个方杯,在里面分别倒了一些透明的酒液,之后一杯握在手中,另一杯递到了黄明昊的眼前。
黄明昊愈发觉得事情不妙,这样的躁动分明是要发情的表现,可是楼下大厅里那些劣质的信息素香水从来没能够打动过他,眼前这个自称“普通”的Omega”离远了甚至闻不到他身上的味道。
究竟是怎么了?
黄明昊接过男人手中的方杯,指尖无意从对方光滑的手背上溜过。
“不相信一个普通Omega会无动于衷地出现在你面前?”男人摇了摇自己杯子中的酒液,轻轻地磕了磕黄明昊的杯沿,目光充满了审度。
“其实你在我眼中,也只是个普通的Alpha罢了。”
男人轻声笑道,仰头将自己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伏特加。
酷寒的西伯利亚与冰雪对抗的产物,非苦甜可形容,只有滑过喉头时火烧的剧痛证明其强烈的存在感。
朱正廷一杯引下,腹中烧灼。而顷刻间,他周身也被一股强大的伏特加气息所包容。
无色无味,却让皮肤每个毛孔都感到战栗。
这不是酒气。
朱正廷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人按倒在了长沙发上,压在他身上的男人盯着一双发红的眼睛,呼吸急促,像野兽捕食那样按在自己肩头,语气暴烈而狂躁。
“你搞什么鬼!你到底是谁!”
被权威经济周刊誉为年度现象级人物的男人,此刻并不能像在商场上那般冷静自持。他肆无忌惮地释放着他那味道强势的信息素,如同将高浓度的酒精强行注射进朱正廷的血管里一样。
“朱正廷。”
他躺在男人身下,眨了眨眼睛,心脏剧烈的跳动着,同时缓慢地释放出了可以让男人平静地东西。

车的部分走链接🔗


https://shimo.im/docs/7wlLPzQZhDIN4hH4/ 


楼下,大厅内的派对还未结束,派对的主人却和自己美丽动人的Omega缩在毫不引人注目的角落,无聊地吃着二人盘子中的食物。
“你说……他俩真的能成么老婆?”
黄新淳偏头看着吃的毫无形象的女Omega,不由发问道。
“放心吧,”女Omega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,又自盘中拿起了一块草莓蛋糕“你不说Justin瞧不起单纯被信息素支配的结合么,我表弟也是。”
黄新淳见对方说完后两口吞下了手中的蛋糕,之后豪放的抬手拿手背擦掉了嘴角的奶油,咽了咽口水,欲言又止。
“两个彼此瞧不起对方种族的人凑在一起,一定会碰撞出火花来的。”女Omega抬手做了个“完全ok”的手势,胸有成竹得道:
“他俩最后不结婚都算我输。”
黄新淳阻止了对方欲继续从盘子中拿食物的手,将对方牵了起来,咳了一声道:
“那个……老婆,别吃了,上去看看吧,我怕他俩同行见同行,聊一晚上纳斯达克指数,根本不知道是要相亲啊!”
女Omega甩脱了他的手,嘟囔了一声“别打扰被人好事儿!”,便旁若无人地坐了回去,抱着盘子继续吃着东西。
不知道是要相亲?
女Omega内心翻了个巨大的白眼,想起自家那个眼高于顶的表弟那一天找到自己,拿着手机给自己展示财经周刊上那人的专访界面时,饶有兴趣的发问。
“黄明昊,这人是你未来小叔子吧,老姐,帮个忙呗?”
“你喜欢他?你没看他是个‘Alpha种族主义者‘么?”
“所以才更喜欢了啊。”
自己那位高傲又貌美的Omega表弟将页面停留在了对方的个人信息上,指尖敲打着屏幕,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伏特加的信息素么?
朱正廷看着手机上那人的个人信息,笑了起来。
那我们真是,绝配啊……

【完。】


新更新了脑洞向的小甜饼🙈


http://shutitup.lofter.com/post/1e4d05ef_129e792e


讲的是小贾一觉醒来发现他哥变成小朋友的故事🍼小贾哥哥x奶团正正,确定不要尝一尝咩!


新增古风一发完的小甜饼🙈高岭之花大师兄和风流不羁小师弟的甜蜜日常,就问要不要磕一波!


http://shutitup.lofter.com/post/1e4d05ef_12cfa5bc


新增古风成人向一发完 美人 强强对决是我的车永恒的追求,哈哈


http://shutitup.lofter.com/post/1e4d05ef_eea37242


新更,古风kuso向,《一念春》同背景。《少年漩涡》(又名:我与我师兄的沙雕日常)



http://shutitup.lofter.com/post/1e4d05ef_eed2375e

评论

热度(25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