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wag.

[周棋洛x你]前男友求复合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

甜三岁来了:

你们催的全文来了!!!!时间隔蛮久建议重头阅读体验感更好!!!
-旧情复燃梗,剧情非常狗血,非常玛丽苏❗
-愚人节来更新一下,怎么都写不好这篇文所以就没收录在本子里,催的人还蛮多的就发出来了,请大家囫囵吞枣看完,然后真情实感评论【不
-vip15秒广告区:我的个志《念念有词》正在预售~喜欢我的小可爱们请不要犹豫的下单!请用心浇灌小甜女士!


1.
    和周棋洛分手后的第九十八天,我又想起了他。
彼时我正在吃一碗热辣辣的担担面,对面悦悦跟我说着公司里最新的三角恋八卦,我一抬头,恰好看见餐厅里挂在柱子上的电视机正在播报——
“惊!周棋洛与新晋小花旦爆新恋情!”
我一口汤咽不下去,直接呛在了嗓子里。辣椒油在喉咙里翻腾,我猛地咳嗽起来。
悦悦吓了一跳,慌忙扯纸巾给我,“慢点吃啊!”
我捂着嘴弯下腰,咳嗽的眼泪都快要出来。
刚才电视屏幕里那个举着话筒的男人说什么来着?——
周棋洛有新恋情了。
哦,新恋情啊……
我视线盯着地面,手扶在桌面上,感觉辣椒油好像自喉咙上升到眼眶,热热的难受。
怎么就有新恋情了……这才过去几天呢?
2.
分手其实是我提的。
九十八天之前,恋语市还是炎热的夏天,温度直线飙升,出门走一圈能黑两个度。
周棋洛最怕热。
每到夏天,他会提前在冰箱里囤一整箱的冰淇淋,每天还要吃一半的冰镇西瓜,以此来慰问他被热的受不了的身心。
“身心愉悦才能好好工作。”
那时候他常常这么跟我说。
说话的时候,就盘腿坐在茶几旁,挖一勺冰镇西瓜送入口中,然后满足的眯起眼睛。
“西瓜可真甜啊!比薯片小姐少那么一点点的——甜!”
我就那么看着他。
他有一张非常好看且上镜的脸,眼睛很大,眉峰柔和,笑起来的时候,嘴角翘起一个弧度,可爱而又亲切。
他的粉丝最常见他笑。
在片场、发布会、机场、签售会……以及各种各样需要他本人亲自到场的地方。
就算是在人潮涌动的机场里,就算是他最讨厌的夏天,就算衣服里面的T恤已经湿透……但他戴着黑色的大口罩,露在外面的眼睛也会弯起弧度。
他从不吝啬他的笑容。
我看他吃完一半西瓜,擦擦手,半靠在沙发旁,似乎很惬意的样子。
我想了想,将视线从他脸上收回来,“周棋洛。”
“诶?”
他有些诧异的睁开眼,坐直身子。
在一起之后,我从来不叫他的全名的。
我想他的眼睛一定正看着我,像以前一样,他总是温柔的——
不,不能再想下去了。
也不可以回头。
我没有看他,视线盯着面前的茶几,“我们分手吧。”
一室的寂静。
只有电视机的声音在响。
过了好久,我才听见周棋洛的声音,带着一点儿迷茫的,很小声的问我,“薯片小姐,我是不是听错啦?”
“没有。”
“那我一定是幻听了,你知道,最近拍戏很忙,可能耳朵真的出问题了也说不定——”
“没有,不是幻听。”我打断他,然后抬起眼——
他果然正看着我,皱着眉,蓝眼睛里一片不知所措。
原本准备好的措辞在一瞬间忘了个干净。
我深吸一口气,挪开视线,努力想找回我的思绪,“我……我觉得我们之间并不合适,再拖下去对彼此都不好。所以……所以还是分手吧。”
周棋洛还是坐在地上,他动作甚至都没有变一下。
他皱着眉,很小心翼翼的,“你……你怎么突然这么说?是不是今天早上我没接你电话,所以你生气了?对不起,我道歉,那时候我在片场,手机没电了,你不要生气……”
“不是。”
“那就是上个礼拜的绯闻事件?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,你是不是还在生气?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了!”
他说着还举起三根手指,做出发誓的样子,模样真诚的不能再真诚。
我心底有点儿酸。
“不是。”
“那就是上上个礼拜,我们说好去约会,但是我临时有事所以没有去……你是不是因为这个生气?对不起,那天我本来想推了那场戏,可是沈远不让,我还罚了他的工资,你——”
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然后忽然停下。
他看着我,张了张嘴,没有再开口。
我也看着他。
眼眶却渐渐的有点儿热。
我努力憋出一个笑容,对他摊手,“你看,这就是原因。”
和明星谈恋爱,远比我想象的困难的多。
聚少离多,很少约会,就算在一起,也要时刻准备应付四周可能会发现情况的粉丝,和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电话。
这些情况,在我决定和周棋洛在一起的时候,其实也有考虑过。
但是太难了。
有一个晚上,周棋洛给我打电话,他那时候在国外拍戏,和我错了几个小时的时差,我正准备睡觉的时候,他那边却是凌晨。
他打电话给我,是为了给我解释那天早上突然传出的绯闻。
和他对戏的女一号,被爆出和他住一个房间,狗仔蹲了半个月,拍到一张模糊的背影照片,便迫不及待的爆上了微博头条。
电话里他的声音像现在一样小心翼翼:“有场戏拍到凌晨,剧组一起去吃宵夜,我手机落酒店了,回去取的时候刚好碰上了……我们真的没关系,薯片小姐……你不要生气……”
我信,我当然信。
周棋洛从来不是乱来的人。
彼时我躺在床上,床单还是他在时躺过的。我把脸埋进被子里,对他说,“我相信你啊……不过你半夜去取什么手机啊?”
“怕你担心,想跟你发短信。”
我没有说话,但是那一瞬间,心底不是不甜蜜的。
看,这个几乎人人都喜欢的周棋洛,他心里只有我。
于是我说,“我没有生气,你好好休息。”
“真的没有生气吗?”
“没有。”
周棋洛似乎松了一口气,声音轻快了些,“那……晚安。”
“晚安。”
听筒里传来“嘟嘟”的忙音。
我把手机放在一旁,望着天花板发呆。
我撒谎了。
其实不是不生气的。
生气不是因为周棋洛,也不是因为怕那个绯闻是真的,而是——
早晨时,当我从悦悦那儿知道微博热搜之后,我点开,发现评论区竟是一片祝福声。
[ada演技高颜值在线,如果真的在一起我哭爆]
[哇哇哇他俩上一部演的电视剧就很搭啊!如果是真的那太开心了!]
[祝福我们洛洛~]
[两个人挺配的[爱心]]
……
诸如此类。
又怎么会不生气呢?
全世界的人都在祝福你的男朋友和另外一个女人,你却不能有任何反应……
未免也太惨了些。
我真的很难过。
可我又不能和他说。
那是他的事业,他的工作,纵使他也很不愿意这样,纵使我已经做好了准备——
可是还是难过。
不想要再继续下去了。
所以我说,我们分手吧。
我没有把话说完,但我知道,周棋洛一定懂我的意思。
他顿了顿,然后站起身,在我眼前落下一片阴影。
然后,他说,“对不起。”
声音有点儿低,仿佛压抑着情绪,却又很平静。
我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。
“没关系,真的没关系……不是你的错……”
泪水在脸上肆意,我抬手去擦,却怎么都擦不完。
面前忽然递过来一张纸巾。
手指白净修长,一如它的主人一样。
我接过纸巾,不敢抬头。
我听见他问,“……不能挽回了吗?”
我使劲的摇头,怕迟一秒,就会改变主意。
我只是很累。
累到没有信心再继续下去。
周棋洛顿了一下,再开口时,声音很平静,“西瓜我可以带走吗?”
纵使很伤心,我也还是真的愣了一下。
桌上放着他吃到一半的西瓜,瓜瓤很红,听他说,很甜。
我点头,“可以。”
他也点点头,“那把冰淇淋也带走吧,行吗?”
冰箱里还有他买的一整箱冰淇淋。
原来分手的时候,他在乎的是这个啊。
我说不出是失望还是生气。
于是我撇过头,不想看他,语气很生硬,“可以,你想拿走什么都可以。”
“先拿西瓜和冰淇淋吧。”周棋洛踩着拖鞋走到冰箱旁,很利落的将冰淇淋全部取出,和半个西瓜一起装进塑料袋里。
他把东西提到玄关处,摸出手机打了个电话,听语气应该是打给了沈远。
我一直坐在客厅,没有回头。
他也一直没有再回来过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忽然听见开门的声音。
门口传来他的声音,有点儿远,好像又不是很远。
“把西瓜和冰淇淋拿走,是因为你身体不好,我不在,怕你偷吃,会肚子痛……”周棋洛顿了顿,似乎是笑了一下,“薯片小姐……晚安。”
门“咔哒”一声关上。
好像重重打在我心里。
我坐在沙发上,大脑放空愣了很久,回味过他最后的话,就忽然想起刚在一起时,有次我喝多了冰水,恰逢生理期,痛的我在床上打滚。他从片场赶回来,妆都没卸,急的出了好多汗,眼线晕了一片,一点儿也不帅。
周棋洛是从来不吝啬笑容的。
可是那一次,他板着脸,和我生气,“你一点都不知道照顾自己!我很生气!”
他抓着我的手,握得很紧,半晌又很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真让人担心呢……还是让男子汉周棋洛来照顾你吧。”
眼泪“唰”的流的更多。
现在再也没有了。
男子汉周棋洛,被我亲手弄丢了。
3.
刚分手那会儿,我做什么脑子都很放空。
吃饭的时候会下意识挑出碗里的辣椒,逛超市的时候会不自觉买黄桃味的酸奶,路上看见水果店,又忍不住买一个看起来就会很甜的西瓜。
直到拎着满满当当的东西回到家,我才猛地反应过来,我都买了些什么。
这些全部都是周棋洛的习惯。
他不喜欢吃辣椒,他最爱黄桃味的酸奶,他喜欢吃西瓜——
这都是他的习惯。
那天晚上我洗漱,看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的自己,又毫无征兆的想到了他。
想到他半睁带着迷蒙睡意的眼睛,从背后抱住我,将脸埋在我的肩窝,跟我小声控诉,“好困……”
想到他说,“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得好快……”
然后就是失眠,无休无止的失眠。
经常在半夜睡不着,像做贼一样打开手机,偷偷搜他最近的讯息,看到他被粉丝偷拍的照片,心里甚至有一种近乎变态的满足。
每个人初分手时,大概都是这样的吧?
我是这样想的。
直到九十八天后,我坐在餐厅里,听见周棋洛被爆出新恋情的新闻,我才发现,不是的。
九十八天,三个月,时间不算短了。
可是听见这个消息,心里还没反应过来,眼泪先出来了。
我觉得一定是那碗担担面太辣,我是受不了才红了眼眶的。
我以后再也不要来这家餐厅吃面了。
4.
    人在倒霉的时候,喝凉水都塞牙。
第二天早上我顶着个大熊猫眼准备上班时,忽然接到安娜的电话,电话里她略带激动的告诉我,我们公司接到了周棋洛新专辑mv的制作。
安娜是不知道我和周棋洛那点儿破事儿的。
我脑子懵懵的,直到挂了电话还有点儿反应不过来。
接了周棋洛mv的制作,就代表,我要跟他见面了。
我其实不太想跟他见面。
已经分手的情侣,又不是朋友,再见面难免会有尴尬。
但工作上,还是要公事公办的。何况,有钱不赚,我觉得不仅对不起我的公司,还对不起我爸。
于是,在分手第一百零二天,我又见到了周棋洛。
彼时他正穿着白衬衫,背对着镜头,露出削瘦的侧脸和下巴,微微垂下眼。
我的第一反应就是,他变瘦了。
白衬衫下,肩胛骨的痕迹很明显。
沈远最先看到我,向我走过来,“好久不见。”
“好久不见。”
他上下打量我两眼,“你变瘦了。”
“是吗?”我冲他笑笑,“我最近吃的还挺多的。”
吃的挺多,代表过的还不错。言外之意,沈远大概是听懂了。他也笑了笑,挪开话题,“这次棋洛mv主要围绕……”
我仔仔细细的听他说,听着听着,视线却不自觉飘向了前方。
前方,就是正在拍摄的周棋洛。
工作的时候,他总是很认真,从来不会分心。
他说过,要做偶像,天生就该比别人加倍的努力。
耳边忽然传来沈远的声音,“……嘿,你在听吗?”
我恍然回过神,下意识答,“啊,我有在听。”
沈远挑挑眉,一副不怎么相信的样子。
我有点儿尴尬,语气更是慌乱,“那个,他、他瘦了很多……”
沈远点点头,“最近通告很多,他两天就睡了六个小时。”
两天六个小时。
我有点儿急,“那怎么行?必须得保持好的睡眠才行啊,这样下去他身体吃不消——”
话说到一半,在沈远意味深长的目光里打住。
他语气耐人寻味,“你们……不是分手了吗?”
我一惊,下意识去看周围,看到大家都在忙,没人注意这边时,才松了一口气。
“你小声点啊……”我低下头,去看自己的脚尖,“是分手了。”
沈远似乎正欲开口,忽听前面一个声音——
“沈远,我想喝水。”
声音有点儿累,有点儿熟悉。
我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。
沈远忙迎上去,把手上备好的羽绒服给他穿上,“你先把衣服穿上,小杰给你拿热水去了。”
周棋洛说,“喔……”
尾音拖得很长,有点儿失落的意思。
我握了握手里的奶茶,还是热的。
几乎没有过多犹豫,我就将奶茶递出去,“要不先喝这个吧。”
递出去的时候才敢抬头,才发现他就站在我面前,脸在我面前变得很清晰。
的确是瘦了。
这样想的时候,沈远已经发话,“他不能喝……”
周棋洛很迅速的打断他,“可以的!我最喜欢喝奶茶了!”
说着就伸手接过我递出去的杯子。
收回手的时候,他的手指不小心碰到我的,冰冰凉。
我拉了拉外套,岔开话题,“最近天气很冷……”
原本只是缓解尴尬随便找来的话题,没想到周棋洛却接了话,“是很冷,一会儿请大家喝奶茶好了,都很辛苦呢。”
——原来不是跟我说的。
我将手放进外套口袋里,想着要不要现在走开。
沈远当然没什么异议,掏出手机就去订奶茶。人还没走几步,就又听见周棋洛的声音,“记得要一杯热可可!”
沈远回过头,做了一个ok的手势。
我诧异的看向周棋洛。
他也正看着我。
看到我的眼神,他扬唇笑笑,微微垂下眼,低了语气,“你最喜欢热可可……我都记得的。”
我愣在原地。
那边导演挥手,喊着开工,周棋洛脱下大衣扔给沈远,又往棚那边走过去。
我就那么看着他的背影。
不记得是多久以前了,我们靠在沙发上一起看电视。那时候也是一个冬天,比今天还要冷的天气,我说,“我想喝热可可。”
周棋洛捏我的鼻子,“晚上喝会变成小胖猪!”
顿了顿,他眨眨眼睛,“不过,我也想喝……”
“你刚还说喝了会变小胖猪!”
“那让我们变成一对小胖猪好啦!”
……
好像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,但是现在想起来,就好像昨天发生的一样。
他说他还记得。
我没告诉他,其实我也还记得。
记得他最爱喝珍珠奶茶。
所以才会在来的路上,“顺便”买了一杯。
5.
这一天的工作效率几乎为0。
拍到凌晨,沈远又买了宵夜请全组吃。收工的时候,剧组里几乎每个人都对周棋洛赞不绝口。
出了摄影棚便是一阵凛冽的风吹来,我还没往前走,沈远便追了上来,“你开车了吗?”
我摇摇头,“没,车送去店里保养了。”
“太好了,”他掏出手机,“我这边公司临时找我有事,棋洛犯了胃病,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,让别人替我送我更不放心,你帮帮忙,把他送回家。”
胃病?
我一惊,“怎么会犯胃病?刚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
“老毛病,他胃一直不太好,估计是刚刚空腹喝了奶茶,已经吃药了。”
“这样啊……”我微微放下心来。
周棋洛胃不好,我是知道的。
他很挑食,遇到不爱吃的,连看一眼都不愿意。
以前也说过他,但对于某一点,他有异于寻常的固执。
“其实胃痛也没什么呀,薯片小姐别担心,只需要一个亲亲,你的周棋洛就能满血复活!”
——这种话,大概也只有周棋洛才说的出来。
这么想着,听见沈远说,“麻烦你了。”
我先是一愣,明白他的意思后,本能的想拒绝,“不,我觉得……”
沈远打断我的话,“我只放心你。”
“毕竟你们曾经是最亲密的人。”
“而且,你和我一样担心他。”
6.
保姆车缓缓开进周棋洛住的小区。
看着周围熟悉的景色,闷了一晚上的心情终于有些忍不住。我伸手摇下一点车窗,想透透气。
窗户只开了一个小口便是一阵瑟瑟冬风,吹的人脸上刺痛般的冰冷。
缩在旁边睡觉的周棋洛似乎被风吹到,裹着大衣的身子动了动。
我赶紧将窗户关上。
车厢里重新恢复温暖。
我侧头去看周棋洛,有点儿愣。
分手的话,两个人就应该没有任何联系才对……
有句话说,还能和前任坦然相对的人,一种是还爱着,一种是没爱过。
我怕我是前者,也怕周棋洛是后者。
更怕他忽然醒来,然后问,你为什么会在这里。
要怎么说呢?说是沈远拜托的这种话,连自己都不信。
又不是多好心的人,难道大街上随便收到一个人的请求,都会答应吗?
这么想着,车子已经停下来。
还没想好要不要叫醒他,周棋洛已经睁开了眼。
他坐直身子,将帽子拉下来,露出有点儿凌乱的头发。
他还有点儿迷糊,“到了吗?”
司机回过头,“到了。”
周棋洛转过头,终于看到我。
他先是一愣,然后慢慢瞪大眼,“……薯片小姐?”
再听到这个称呼,我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周棋洛最喜欢吃薯片,各种各样口味的,他都喜欢。
薯片大概是他唯一不挑的零食。
因为喜欢薯片,所以他叫我薯片小姐。
听起来,好像每叫一声,就像在表白。
我压了压混乱的思绪,不想让回忆在这个时候跑出来叫嚣。
“嗯……”我别开眼,不去看他的眼睛,“既然到了的话,那我先回家了。”
我说着就推开车门。门一开,风吹的更厉害,顺着衣领冲遍全身。
才往前走了几步,身后便有凌乱的脚步声追上来。
周棋洛一把抓住我的胳膊,“很晚了,让司机送你回去吧。”
被他握住的那只手,就算隔着衣服,也好像有一股电流蹿过。
我小力挣了一下,没挣开。
我转过头,小声说,“谢谢。”
曾经那么亲密的人,现在连这种小事也要说谢谢。
周棋洛似乎也被这句话烫到,他沉默下来,默默往回走。
快走到保姆车跟前的时候,他忽然顿住,猝不及防蹲下身,一只手撑着地面。
我吓了一跳,忙冲上去扶住他,“你怎么了?!”
周棋洛低着头,唇角抿的很紧,脸色微微泛白,“我没关系……”
这么说着,他的手却紧紧捂着胃的位置。
我一下子明白过来,也慌了,“胃痛了?不是吃药了?要不要去医院?!”
“是小问题,”他安抚般的冲我笑笑,表情很虚弱,“可能是没有吃晚饭的原因,男子汉周棋洛会解决的……”
我皱起眉,有点儿生气,“为什么不吃晚饭?”
剧组的盒饭,明明在下午六点就派发过了。
他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,“里面有葱花……我不吃葱的,你都忘了……”
尾音拖得有点儿长,听起来有点儿委屈。
我张了张嘴,“我没有吃盒饭,所以不知道……对不起。”
话出口,我自己都有点儿懵。
为什么要解释?又为什么要道歉?
两个人明明已经没有关系了……而且这样说,不就是变相的承认了,他的习惯,我都记得吗?
我别开眼,不去看他笑的咧开的嘴角。
心里忽然有些挫败。
自我催眠了九十八天,用了九十八天来习惯一个人,可是遇上他——
我该明白的,早该明白。
我是忘不了他的。
7.
周棋洛家的摆设还和以前一样。
进门的时候,看到门口还放着我以前穿的拖鞋,我都有点儿发愣。
那双粉色的拖鞋,上面还有一个可爱的兔耳朵,买的时候,周棋洛说,像我一样可爱。
还在发愣,旁边靠着我的周棋洛痛的低低呼了一声。
没给自己多想的时间,我赶紧将拖鞋换上,扶着他坐到客厅的沙发上。
松手的那一瞬间,他说,“药还在原来的地方。”
我顿了顿,说,“哦。”
转身的时候,心里其实是很平静的。
药就在他卧室抽屉的第二格。
翻到药箱的时候,视线却顿了顿。
床头柜上,放了一张照片。
还是在一起的时候,拍的很俗气的大头贴。
那天是难得的好天气,也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。他戴着大大的口罩,棒球帽,搭着遮阳伞,打扮普通的像个路人。
所以才能平安的拍下这张大头贴。
分手这么久了,他为什么还留着?
我拉开抽屉,取出药箱。
热水在厨房。
等待热水烧开的时候,却又看到了冰箱上贴着的,好像是新写的一样的便利贴——
不许偷吃冰淇淋!!!
感叹号拉了长长一串,是我的风格。
是我很久之前,因为担心他乱吃东西胃痛,所以写的。
端着热水走出去的时候,我在厨房门口停了一下。
视线所及之处,周棋洛仰躺在沙发上,右手盖在眼睛上,脖子仰出一个弧线,露出凸起的喉结。
这个动作,就代表,他很累。
我就那么静静的看了几分钟,在热水变凉之前走过去,蹲下身,将药取出来,“把药吃了吧。”
周棋洛一愣,然后坐直,脸色还是不太好。
他看我一眼,然后接过药,一口吞下,猛地灌了一大口水。
我自始至终没有说话。
等他喝完了,放下杯子。我看着他,从口袋取出那张照片,放在桌子上。
“这个,为什么还留着?”
周棋洛的视线落在那张大头贴上,相片里的两个人,笑的很甜。
他有些挫败的歪了歪头,然后抬起眼,视线与我对上,很坦然的一笑,“诶,被发现了啊……”
我无视掉他的表情,继续问,“冰箱里贴的那个,为什么不撕掉?”
“还有,为什么这个杯子还在这里?”
“卫生间里的毛巾也没换掉吧?”
“都分手了的话,应该通通打包扔掉,为什么还留着?”
杯子是在一起时买的情侣款,毛巾是我去超市挑的情侣款,拖鞋是他买给我的,也是情侣款……
回忆,全都是回忆。
铺面而来的回忆,压的我快喘不过气。
一口气问完,才发现鼻子很酸,仿佛下一秒,眼泪就会掉下来。
为什么要哭?
理直气壮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吧?明明是他,分手之后,还说一些奇怪的话,保留一些不该保留的东西,可是为什么是我,心里这么难受呢?
周棋洛显然被我的话问住了。
他真的是愣了一会儿,才后知后觉道,“薯片小姐,原来你这么凶啊……”
语气有点儿惊讶,也带着隐隐的笑意。
原来你这么凶。
而不是,你为什么这么凶。
有原,才有惊讶。
他说的每句话,好像都是漩涡,吸引着我冲入名为回忆的江河中,不回头。
“为什么要扔掉呢?”周棋洛坐直身子,还是微笑的,“如果已经分手的话,薯片小姐又是用什么立场说这些话呢?”
我记忆中的周棋洛,对我说话,从来不会这么锋芒毕露。
他说的话,一点儿都不客气,疏离淡漠的好像对着个陌生人。
如果分手的话,这种态度,应该是最好不过的吧?
可是像有一块冰,从喉间滑下去,停在心脏里。
整颗心都被他这句话冻起来。
我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周棋洛也看着我。
他的眼神,表情,甚至说出来的话,都很平静。
他说,“没有扔掉,是想着,有天你回来的话,也能习惯。”
我愣住。
这句话说出来,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,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。
砰、砰、砰。
我下意识问,“为什么突然说这种话?”
他顿了顿,“因为你说分手,我不同意。”
这么说着,他的语气软下来,微微俯下身,声音变小,“你上次说的问题,我也有认真考虑过了。”
“你说时间的问题,我跟沈远商量过了,女朋友第一,什么事都没有你重要!所以以后周棋洛的世界里,永远都是:薯片小姐薯片小姐薯片小姐别的事薯片小姐薯片小姐……”
说的像是绕口令,可是,明明是在吵架不是吗?
我怔怔的看着他,竟然有一瞬间,近乎自虐般的安心。
只是因为,这又是我熟悉的周棋洛了。
“绯闻的话,我已经和公司沟通过了,走实力派,不考虑这一方面。我自己也有避讳,所以这三个月,算是我的答卷——”
这三个月,的确没有周棋洛的任何一个绯闻。
除了三天前的那个。
周棋洛大概也想到了,他解释道,“那是对方公司买热搜上的头条,那个女明星已经被雪藏了,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!”
“我很委屈的。”
他抿了抿唇,唇角弯出下垂的弧度,做出一个委屈的表情。
“我真的已经很努力的去改正错误啦!拜托你,可怜一下我,就只要一下下就好——”
“不要离开我。”
不要离开我。
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语气好像很脆弱。
眉毛皱在一起,没有周棋洛式的笑容,眼神里都是难过……
在一起这么久,我是了解他的。
他是在告诉我,他真的很想我。
在一起这么久,他也是了解我的。
他知道的,他总是知道,怎么样我才会心软,然后……
更加的舍不得他。
一看他的眼睛,我就失去了所有的思考能力。
像是回到了很久以前,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情,那天整天的情绪都很差。周棋洛发现了,冒着被粉丝发现的危险,一个人去超市买了很多我爱吃的零食,然后捧到我面前——
“当当!我拿全部的积蓄来跟你交换,希望能得到一个永远开心的薯片小姐!”
他那么一说,似乎所有的不开心,都在他的笑容中消失。
我是没办法拒绝他的,
真的、真的、真的很喜欢眼前这个人啊。
泪眼朦胧中,我听见自己的声音,带着微微的哽咽——
“好。”
番外:
夜深,卧室里的女孩睡得很熟。
手机忽然响起,周棋洛起身,推开阳台门,接通电话。
电话那头是沈远的声音,“和好了?明天能认真拍戏了?”
他话问的有些嘲笑的意味。
这家伙自从分手,已经自残式的虐待自己好久了。看着和正常人一样,谁知道有一天,居然在他的抽屉里发现了安眠药。
沈远想不通,那个看起来普普通通,爱周棋洛爱的要死的女生,怎么会突然要分手。
周棋洛也想不通。
分手,那是什么鬼话?
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不喜欢周棋洛,只有她,不可以。
她是他的精神食粮。
他给了自己三个月的时间,也给她三个月的时间。
然后爆出绯闻,见面,回家。
沈远还在说话,“大半夜的我走了半小时才打到车……不过,棋洛啊,你是真的胃痛吗?”
周棋洛笑笑,纵使知道对面的人看不到。
“是啊,真的胃痛来着。”
只有那么一点点。
在睁开眼,看到她,听到她的声音之后,就不痛了。
她诶,说不出挽留的话,那就强势一点,让男子汉来说吧——
“不要离开我。”

评论

热度(1912)